月缓缓缓缓

我都不好意思了,两个月没更新,你们取关我吧呜呜呜呜呜

【杰佣】这辈子!绝对不会和杰克好的!(2/1)

知道154班的杰克吗?我恨透他了。要不是他我现在也不至于……女装上台!

很俗气老套的套路我们难得的有了校园祭。而我们班那群少女心爆棚的女孩子们就很希望演一出戏。不用猜,铁定是什么公主,王子,魔王这样烂透的少女套路了。
只是看她们神奇的剧情罢了。而我也不打算参与这样的闹剧。

“来来来大家抽签抽一下职位吧!”
我们可爱的班长艾玛小姐在上边组织着活动,但也激不起我半点兴趣。趴在桌子上消极等待他们抽签。
可,艾玛小姐貌似所有人都考虑进去了,没错,也包括我。而我可悲的学号靠前不得已去抽签。
但也没什么惊人的职务,只不过是个打杂的。
但幸运儿就不一样了,拜他的“欧气”所赐他拿到了魔王的女仆。就是需要穿女仆装的那种女仆。
不得不说我笑出了声。

从幸运儿那事情的发展开始变得不太对劲起来。
而那个讨厌的杰克并没有抽到王子,相反的,是魔王。但女孩子莫名的更加兴奋了。
我也不遮掩什么给你们讲讲安排。

医生-王子
园丁-公主
杰克-魔王
幸运儿-魔王的女仆
慈善家-王子的下属
机械师-国王
盲女-魔女
前锋-树

佣兵-打杂
魔术师-灯光师
园丁-剧本
冒险家-剧本
律师-剧本
空军-配音

啊哈,果然亮点就在幸运儿那吧。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紧张刺激【并不】的排练。大家都很认真,而我闲着无聊也随便看了看剧本,因为对幸运儿的“关心”还特意去瞅了瞅他的台词。
不得不说。
太给力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

[主人请问我们应如何处置公主呢?]
[我是真心喜欢主人啊!就算……就算……]

哎哟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我要断气了。
咳。

一周多了也该演出了,不知为何我也开始紧张,并且伴随着点点寒意。回头原来是杰克戴着他魔王那渗人的面具盯着我,大概,因为我看不见他的眼睛。
他恐怖的铁利爪悬在半空中,好似要搭我肩。
“你有什么事吗。”
他沉默了会。
“给你个通知。”
“讲。”
“幸运儿病了来不了。”
寒意。
“……所以?”
“你来顶替。”
“开玩笑的吧?!?!!?!!”
吓得帽子都掉了,伸出食指指着他有些颤抖开了口。
“杰克先生你可别、别开玩笑……”
“现在去化妆还来得及,奈布小姐。”
“哈?!”
震惊未完只见他两手把我一揽……然后我身为男人一生的尊严就没了……
他直接,公主抱就给我送去化妆间了。在众目睽睽下,机械师开始给我化妆,我不知道她们有何意图,手在颤抖,可是问题是。
我口红都画到脸颊来了??!!冷静啊女孩子们????
一波三折我也是化完了妆。

最恐怖的来了……我要去换女仆装了。
再你妈的见了,活不下去了活不下去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在更衣室掂量了掂量那衣服,挺轻的。我才想起这件衣服连幸运儿都没试过。
见不了人了见不了人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它并不像传统的女仆装那样,它……更露!!!啊!!!!!
整个!后背!全部!漏出来!
好了我死了。
它的裙摆才到我膝盖上去……一大截!
死了死了。
“哎嘿嘿是为了配合魔王的妖艳嘛~”
艾玛小姐的这个解释让我思考人生了半天。

整体是黑色的,还有蕾丝。如我所说,裙子非常短,好似一个高抬腿就会走光。它不人性化的长袖非常——长。伸直手臂它能盖住我的手,整个手。但它的领子还是很高的,我很安心。最后,它一整套是,有,吊带袜的。我已经绝望了,我从来没有那么讨厌过穿袜子。

我和你们讲,我一出来,男人们的眼睛都直了,除了杰克,因为我看不见他眼睛。不行了,我呆不下了,没脸了没脸了。

“……我都没排练过啊……”
“没事我引着奈布小姐就好。”
“噫,你啥时候过来的。还有我是个男人。”
“刚刚。你穿成这样你还敢说自己是个男人?”
“……拜你所赐,闭你的嘴去。”
“亲爱的奈布小姐,遵命。”
“FU*K”

[国王:公主被魔王掳走了!]
[王子:噢,我敬爱的陛下,我会安然无恙地把公主大人带回来的。]
[国王:真的是拜托你了!]
而杰克却在喝红酒,真的红酒,真的在喝。
[女仆:主人,请问我们应如何处置公主呢?]
啊,令人羞耻的台词与动作,因为双手恭敬放在前的原因,我担心走光也无济于事。
[魔王:嘿,她是个美丽的公主,那么……将她安置在你的房间吧。]
等等?剧情貌似不是这样的……
[女仆:主人……那我住哪呢?]
[魔王:我房。]
[女仆:那您……]
[魔王:噢亲爱的女仆,我不想回答这些问题。]
[女仆:是……]
他怕不是在故意刁难我?!
但我只能按着剧情将公主请到我的房间。说了些话也就将她锁在了房间。
这时杰克忽然站起身向我走来,贴近我抢走了钥匙。
我觉得我……可能脸红了……
但是为了剧情我还是得继续演下去。
[魔王:噢,亲爱的女仆,不要锁住这美丽可爱的公主。]
[女仆:可是她会逃啊。]
[魔王:这也是无所谓的。]
[女仆:可!……]
【一阵乱马声】
[王子:交出公主!]
[魔王:嘿,你得看公主愿不愿意。]
默默地退出了舞台,后边其实也没我太多戏份,干脆在一旁旁观就好了。
魔王搭着双眼空洞的公主的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展示给在高塔之下的王子看。王子踉跄了会便下了马,质问魔王对公主做了什么。
魔王笑而不语将公主扔下了高塔,王子有些不稳地接住了公主疑惑一眼魔王便上马走了。但王子转身将一把银剑扔向了魔王。
而我这时就该出场当个炮灰了。
快步跑出去用身体接住了银剑,而我扮演的女仆无疑是个人类,人被杀就会死啊,所以我就被刺中了心脏附近奄奄一息。
妈耶,自己都心疼我自己。
[魔王:……奈布!]
哎哟卧槽,我的真名!!!!身败名裂了!!
[女仆:咳,主人,啊不,杰克,您活了那么久,但人类总会离去,我也是这样……]
[魔王:不……不……不行……]
[女仆:或许,您从未爱过我或注意我……但是!我是真心喜欢主人啊!就算……就算……你已经喜欢上公主陛下了我也……]
啊,倒。
断气了,就这样躺在杰克怀里,虽然不温暖,但是凉凉的……不得不说挺舒服的…啧,你在想什么。
[魔王:即使是魔王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啊……挽回不了……或许现在说有些晚了,但……]

【我也是真心喜欢你的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面具上是哀伤,可是……面具下却是窃喜?

他忽然摘下礼帽,把面具往外别了别,用礼帽挡住了我俩侧脸之间的轮廓。
大概是要深情的一个错位吻吧,无所谓了。
等等。
啊!他亲上来了!!!!
初吻!!!!!!!!
我在等开红幕,待观众看不见台上后我光速起身给了他一巴掌。初吻啊……涨红了脸脱下高跟鞋边跑边胡乱擦着嘴唇把口红都抹得嘴边都是,冲进了厕所不知所措。

“艹,什么意思啊……初吻为什么要给你这个烂人!”
“糟透了今天!”

*懒得修改了……昨晚上一时写的,算是复健吧(◔◡◔)
*我会尽量爆肝的……【安详】
*【我知道我自己凉了.jpg】
*怎么说呢……这篇没有写出我心里的佣兵的样子……算是爽写吧x【你住手】没头没脑地就结尾了因为懒得再写了,下一半……大概明天更吧【???】

评论 ( 3 )
热度 ( 80 )

© 月缓缓缓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