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缓缓缓缓

我都不好意思了,两个月没更新,你们取关我吧呜呜呜呜呜

【伽小】忠犬三十题(20/30)

*1919好了,我死了,zhai见(´°̥̥̥̥̥̥̥̥ω°̥̥̥̥̥̥̥̥`)
*基本关于情人节
*伽罗更偏向十季前,我的伽罗(什)[情商.max]
*ooc预警( '▿ ' )……文笔基本掉线( '▿ ' )高能预警( '▿ ' )没了。我只能求求你们看完了……
*(私心)我我我想要评论呜呜呜呜(请不要忘了评论/那个红红的小心心你们随意吧……我……也强求不了你们……(´°̥̥̥̥̥̥̥̥ω°̥̥̥̥̥̥̥̥`))

16.一同长跑后递给气喘呼呼的你一瓶苏打水

哎呀……这可麻烦了……小心有点病弱,怎么就被选上长跑了呢。
捏紧了名单有些慌。
昨天下午帮老师拿作业去了,也不知道哪个人帮小心选了长跑。
算了……自己也陪他跑吧。毕竟他自己一个人我是真的不放心。
便找到小心开口呼唤。
“小心。”
“?”
“你参加长跑了?”
“嗯。”
“你不是病弱嘛?”
“不碍事。”
伽罗忽然伸出双手死死摁着小心,强迫着他看向自己。
“这不是碍不碍事的问题,要是你跑到半路晕了,后面还有人跑上来,不小心踩到你怎么办?”
“想多。”
“……。好吧,那就当我想多了,但是我要陪你一起跑。”
“哦。”
“那好吧,我填了啊。”
“嗯。”
随后小心便离开了,躲在卫生间最后一间不敢说话。涨红了脸靠在墙边,脸上毫不掩饰袒露出来。因为他认为没人会发现。
等到了上课他也平复了心情,脸上依旧挂着冷漠。
到了体育祭,第一个项目就是长跑。小心和伽罗是他们班唯一的扛把子,班里边也就只有两人报名长跑,只能他们两人上阵。
做好准备后便开跑。
一开始伽罗与小心极好的基础远超了他人,可到了三分之二,小心受病弱影响跑得越来越慢。伽罗看着小心慢下自己也悄悄放慢速度,瞅着后方几乎没人也就放心了。
一路上小心没说话,而伽罗一在提醒着小心小心。
在跑完的那一刻小心几乎瞬间倒下,即将落地时被伽罗捞了起来。
“……谢谢。”
“没事。”
“啊,小心不要坐下噢。最好站着。”
“……。”
“那你倚着我站吧,我不建议。”
“…………不了。”
“下一项都是男生,只有女生,我们俩长跑的所以不用去哦。难不成你要倚着女生?倚着我吧,会好点。”
“好……”
“喏,苏打水。”
“谢……”
突然小心就当着伽罗的面脸上浮现微红,不会儿,小心成了套黑发的西红柿。
“小心?怎么了吗?”
“……喜欢。”
“噗,我也喜欢你噢。”

(你们没有发现……有墙吗??)

17.心脏的纹身

这次的怪兽有些棘手,伽罗和小心与对方僵持不下。不过也是因为小心没让伽罗用能量的原因。
20分钟后靠着小心和伽罗的眼神交流骗过了怪兽才将其抓住。
“小心,我们回家吧。”
“纹身。”
“哎?我看看。”
伽罗仔细端详了怪兽番,认为可能是某组织的纹身。
“哇哪个人傻到把组织纹自己身上啊??”
“你说得有道理……那你这纹身是什么?”
“当然是我……女朋友的啊……”
“……。小心我们走吧。”
“好。”
于是伽罗就与小心离开了这酸臭之地。
一会儿小心启唇。
“伽罗,有纹身吗。”
“啊?有哦。”
“?哪里。”
伽罗拉起小心的手放在了他胸前心脏的位置。
“感受到了吗?小心的名字哦,在我心里面,所以我的心真的容纳不了其他东西了呢……”
“……。”
小心涨红了脸想把手抽回,却被伽罗死死拉住。
“可以答应我吗?今天情人节,不要让你我孤单。”
“……好。”

(怪兽:我还没说完,淦,他们还在那里当场表白,我真的有mmp说不出。)

18.“如果人类有尾巴的话——说起来真不好好意思,只要跟你在一起我肯定会止不住地摇起来。”

小心跑到厨房问了伽罗个问题。
“伽罗,他们说像狗。”
“为什么。”
“哎……我想是因为我很忠诚?”
“……。我们,是互相信任。”
伽罗愣了愣停止切菜的手转向小心。
“不是一方的忠诚对不对?”
“嗯。”
伽罗笑了笑,没想到小心居然会纠结这样的问题。很可爱呢。
“啊小心我跟你说个严肃的问题啊。”
“说。”
“如果我有尾巴的话——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呢……跟小心在一起肯定会止不住地摇摆。”
小心有些愣,过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
伽罗说罢便拉着小心,不让他瞬移。
“怎么……”
“小心你没有点表示?”
“没有。”
“好吧那我来吧……”
随后伽罗拿出了巧克力与鲜花。
“我们在一起好吗?”
小心没有言语只是接过了巧克力与鲜花。随后小心也掏出了一只勋章。

[伽罗x小心]

“放好……”
“哇!好好好我一定每天戴着!”
“放好。”
“噗,开玩笑的啦。”
伽罗浅笑看着小心,后伽罗把小心拉进怀里先给他额头来了一吻。
“情人节快乐。”
不约而同。

(宅博士:我还在家:))

19.质朴的脚踏车与被搂紧的后背

“小心——”
一位极好看的男人站在高中校口呼喊着谁谁的名字。但他开心早已滥于言表。
小心刚刚走出校门一个眼神示意他。
[都在一个学校为什么要在校门口等。]
伽罗也眼神回复。
[因为我不想让小心自己先走回去。]
[???]
[今天我母亲想让你来我家吃饭,你家现在没人。]
[那麻烦了。]
[没事没事。]
路人就看着他们在那眉来眼去地。一些女生还莫名小声尖叫。
小心轻车熟路地搭上伽罗质朴的自行车,踌躇了会便抱紧了他。
“小心啊……你觉得日落怎么样。”
“很美。”
“哎……”
“日出更美。耀眼。像你一样。”
“噢,那我可真荣幸呢。”

“小心,今天情人节噢?”
“……。”
“喜欢你。”
“啊?什么谁喜欢我?”
“我喜欢你……”
“好好好,我也喜欢你~”
随后伽罗背就是小心把头紧紧埋着的触感了。

(FFF团:真爱……同性……烧不了……他们真棒!!!啊啊啊啊啊!!!( ´q` ))

20.“男儿膝下有黄金。”“为了你我可以爽快跪下。”

我,伽罗,是一个军人,也是你们都知道的阿德里上将。在许多年前,我与小心相遇,经过了许多事,最终结成搭档。
我非常信任他,对他保留服从的态度。
我与他深刻的羁绊我自认为很难得了。
到了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不用交流便可通过眼神,直觉相互判断对方的思想了。
我想,这是我最珍惜的了。
而身为军人,自尊心当然高。
身为军人,就要有不服输的精神,即使陷入绝境也绝不向敌人下跪,绝不投降。

但我对小心认输了。

我,小心,是一个超人,也是你们都知道的星星球守护者。在许多年前,我与伽罗相遇,经历了误解在到信任。最终我们成为了战友。
我非常信任他,对他保留尊重的态度。
我与他深刻的友谊,我想是很难得了。
现在即使我不说,我一个眼神,他一个直觉,都可以猜透我的思想。我也如此。
我想,这是我不得不珍惜的了。
身为条件优越的超人,自尊心当然高。
身为超人,就要有不服输的精神,要是面对怪兽认输,这世界的超人也怕是无用了。而我是绝不服输。

但我对伽罗认输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
“为了你,我可以爽快跪下。”
说罢伽罗便单膝跪下,手绷直着放在胸前,头微微低下。

“阿德里星球,骑士上将,编号TC9527,伽罗,任听差遣。”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月缓缓缓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