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缓缓缓缓

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der

【伽小】伽罗强制收养计划(2/未知)

*!!!2082汉字!!好了我去升天了( '▿ ' )
*ooc预警( '▿ ' )……奇奇怪怪高能预警( '▿ ' )……
*恋爱养成清水[强调/bu]
*啊啊啊啊情人节快乐!!!

“报完了?呵,主城也就200来个孩子吗?可真是没用。”
随即那人缓缓移步,视线在每一个孩子身上扫过。
那些个孩子年龄都不一样,高矮不一。
小心在其中也算高挑了。

随后展开了一年的严苦训练。好多孩子因条件艰苦都病死,饿死了。

小心拿着早餐面包窝在被子里,早餐他没有吃,因为他知道,他的隔壁床训练成绩是最后一名,刀疤军不会养这样毫无用处的人,更不会给他发晚餐。
而自己训练成绩是第一,一日三餐怎么会愁。自己不吃晚餐就是为了给自己的隔壁床。
“谢谢……”
“……”

[星星球/3057年/刀疤星强力管辖主城内]
因而小心看着那猥琐军官不爽,把他揍得毁了容。最后被那军官派人抓了起来,挨了几拳才肯放开。
第二天小心就被关入了监狱,三天后小心不知悔改就趁着兵送饭时打昏卫兵溜了出去。跑到街上时被贵族强行收留。虽待遇不错但对小心动手动脚,可总会被小心及时制止。那贵族也是一脸臭样。
[星星球/3058年/刀疤星管辖地区被阿德里星球攻陷]
贵族没有顾及小心就自顾自跑了,但他贪及钱财,待他整理好时阿拉德军人已强行破门,抓走了那贵族。
小心也跟着被救出。
“啊,去那边噢,那边是救助站。”
“谢谢。”
道谢后便走向那救助站。小心走前顺便悄悄拿走把匕首。
小心越走越偏,不知到了哪。他也只就径直走着,最后瞅见硝烟滚滚,小心才明白。

走错了。

小心抿了抿嘴便想回头,可回头之际,只见两人。
其一人若战神,脚撵尸体,喘粗气,一人隐隐约约,拿着小刀缓缓靠近。小心直觉判定那一定是敌人,便抽出腰间短匕。
抬脚轻步靠近,待剩二三米时便疾步奔去,右手紧握短匕,左脚使力点地,轻盈靠近,未等那人反应,不含糊干脆利落刺去。
红墨染臂,低头哈气白雾阵阵,随敌人倒下,少年身体而随之落下,无物支撑,短匕亡用落地,意识逐渐模糊,眼前水雾遮挡,看不清,瞅不见。
四虚硝烟,掩埋灰石,那唯独两颗宝石隐隐挥光。

一颗荧蓝夺目,亡不为之感叹。
一颗晶紫耀黑,虽约约藏于尘土之中,却依旧光彩夺目。

“之后,遇见你。”
伽罗意外认真听着,拉起身后蓝发卷了又卷。这少女的动作衬着位衣服不穿,还绑着绷带,面容英朗的男性来说。

非常少女。

小心呼口气便转向伽罗,瞅见他这般动作,忍俊不禁,小声笑了笑。
军人的耳朵怎可能不伶俐?
“哇,小心你笑啥。”
“笑你。”
小心也不反驳,大方承认。
“???我知道你笑我呀,我问你为啥笑???”
伽罗放下头发便凑近他。
小心清了清嗓子没有说话,把已经被泡得微红的脚抬起,擦干了,又把身上薄被卸下,穿好了鞋才转身对他说。
“伽罗,少女。”
随后就马上起身跑了。
伽罗只听自己名字随后便是少女一词马上反应过来。

感情小心说自己少女吧?!

马上起身追上他。
“唉唉唉小心停停!你什么意思?!”
这战神忽然被唤做少女有些迷茫,只能追上他问个清楚。又一想自己怎会无缘无故被说成少女?!
难不成自己真做了什么丢面子的事?!
看着小心往甜心那儿跑了也就放了心,但怕他到处乱说,又追了上去,半路却被阿卡斯拦截。
“干啥??”
“司令找你啊。”
“麻烦……好了我马上去。”
“噢……沉迷正太的某人。”
“???我还不至于对那么小的孩子下手……”
“哦~?真的吗?~”
“……闭嘴吧你。”
“好好好~上将大人~”
“……。再也不见。”

“啊,是小心啊~怎么了吗?”
甜心揉揉小心发顶。小心也没反抗,反而莫名顺从地自己蹭了上去。
甜心愣了愣,脸上突然爆红,鼻下缓缓流出不明红色液体。
甜心腿一软,但又勉强直起身子。心想着:你可是个军医,军医,军医。

哇哇哇哇!!正太啊!!可爱极了!!!认作弟弟吧!!!

“小心……怎么了吗?”
小心也愣了,待甜心把手拿下,小心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危险的行为。
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是没意识到什么,清咳了声。
为了缓解尴尬便伸出手。
“受伤。伽罗叫来。”
“喔,原来是伽罗呀,原来他还懂得关心人的呀。”
甜心转身从医药箱里掏出绷带和药酒,漫不经心说着。小心有些不解,他认为伽罗像是个善解人意的军人。噢,战神。
“?”
“哎呀,小心你不知道的啦。等之后有时间我跟你讲~”
“好。”
小心暗自徘腹。
战神,想必肯定是英雄一般的人物吧。若是善解人意,那就可以称作英雄了。没错,我的英雄评价就那么低。
小心就瞅着甜心给自己小心翼翼包扎着。
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伤口。只不过之前在刀疤军那受的伤罢了,还差点没好。
而在贵族那虽然挺好,但他小妾,呵,也挺多,针对我一个,我也吃不消。
花盆砸自己头上也没什么了,之后又被厨房的小姐救了,但伤还没好。
他们又在椅子上放了针,只不过我发现了,拿起来扔掉。结果她们说那针很贵,说着就拿起针扎了几下我大腿。
这伤口也不深,两厘米。

已经习惯了。

眼看伤口已经被结结实实包扎好了小心也就打算离开。
“啊,小心等等。”
小心转头望了望甜心,发现她在翻找着什么。
“这个!”
她就兴奋地递过了粉红色十字的小发卡。
“……??”
小心满脸疑惑,真是不敢接这东西,这明显的少女粉让小心有点慌。
“啊,对了,小心是男生呢……?”
“嗯……。”
“没事啦!蓝色的和粉色的差不多!”
本不想开口,闻见了蓝色便张了张嘴。
“啊……小心果然还是不喜欢粉色么?”
小心见状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甜心单手撑脸,就转身翻找蓝色发卡去了,嘴里还嘀嘀咕咕着什么。
“下次不设计蓝色的好了……全部粉色的多好啊……为什么男生就是不喜欢粉色呢……真的是搞不懂……”
说罢甜心有点不愿地递给小心蓝色发夹。
“姐姐……这是?”
“……。抱歉。口误。”
“!小心你刚刚叫我什么?!”
“刚刚,口误。”
“没事!!再叫一次!”
“……姐姐?”
之后甜心就倒地了。
小心一脸懵将甜心扶起送给了医务人员。随后开始乱走。因为小心不熟悉地形,便想了解了解。(就是因为不知道去哪,并且不知道自己能走到,这是借口,大家请不要相信这个可爱的骗子。小心:???)
于是没有问到那少女蓝的发夹的意图,甜心就被拖走接受治疗了,自己就把那夹子塞口袋,悠闲(不,是绕圈子,因为他迷路了。)逛着。
过了约莫20分钟,小心也就坐下。想着大概转完了。(呸,他只是绕了好几个圈子,累了坐下而已,这个可爱的小骗子又要骗人了。)
抬头就望见了熟悉的蓝发。而浅浅裤带也装不下那小小发夹,那发夹也就顺而落下。
“……”
“小心?那是?”
“发夹。”
“为什么你有那种东西?”
“甜心。”
“你要戴么……噗……”
“给你的。”
“啊?给我??”
“对。”
“为什么??我好歹也个战神,怎么会戴这种东西。”
“因为,你少女。”
“……???”

[小心你对我产生了很大的误解!!!]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月缓缓缓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