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缓缓缓缓

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der

【伽小】伽罗强制收养计划(1/未知)

*请点进来!!!恋爱养成!!!但是是清水( '▿ ' )
*可爱极了他们(´°̥̥̥̥̥̥̥̥ω°̥̥̥̥̥̥̥̥`)
*文风突变有,ooc有(无法避免……)
*不懂军事的bug大概会多。
*2000字( '▿ ' )正正2000x

设定
伽罗,23岁,战争新将,拯救了星星球。仅仅靠着一只军队创造的奇迹。
小心,14岁,星星球的难民,被刀疤星培育成武器,最后被舍弃,被贵族看上,才幸免战争,但家人全灭。

[星星球/3042年/刀疤星侵略成功/星星球沦陷]
“妈妈……那些人是谁?”
尚还幼小的小孩拉扯着母亲的衣角。
“决对不要和他们接触哦……”
小孩不解,母亲没有为他解释便把孩子塞进了地下窖,小孩尚未懂事,咿咿呀呀地想要伸手与母亲在一起。
母亲盯着孩子,面上满是苦涩。遂撕咬下唇,快速把地下窖出口用木板封死,坚定地拿起家中唯一的武器坐在桌边。
可以看出那女人在颤抖,在害怕。
“为了孩子……”
她喃呢着。

片刻门边有巨大声响,女人刚想站起,外边那帮人早已用枪柄把门敲破。女人没有言语,披散着头发有些凌乱。
那些士兵往里边看了看,只见一个女人呆呆的站着,貌似长得不错便笑着走上前。
用冰冷的机械枪前端挑起女人下巴。
“长得还不错啊。”
“那可真是谢谢了。”
刀疤军笑了笑便开始凑近那女人。
凑近一瞬那女人便拿起武器挥砍而去。

殷红满地。

“孩子……要活下去……”

其中一个刀疤军貌似听到了女人的低语,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却什么也没找到。吐了口唾沫咂咂嘴便离开了这地。

[星星球/3052年/阿德里星球帮助星星球/刀疤星势力逐渐强大]
“我们帮助星星球有什么好处?”
“出于联盟关系。”
“就为了这个?”
“报告长官!新上任军官,伽罗参上!”
“……伽罗。你认为。我们该不该帮助星星球。”
“我想是应该的。”

[星星球/3058年/阿德里星球战胜刀疤星成功解救星星球]

“进攻!”
应是清亮的声音早已染上沙哑,嘶吼着,命令所剩的3万军前进奋战。
刀疤星最后防线就在这。

“报告!伽罗有一事相求。”
“讲。”
“请长官派我出战刀疤军最后防线。”
“……可以。伽罗将军去吧……”

深呼气。对方还有5万。不要着急,慢慢来。还可能吗?
左手拾起长刀,随即把剑鞘扔便,右手捡起最新研制的自动瞄准短枪,备好弹夹。
望了望滚滚硝烟的战场,还有那被血染赤的橙天。

最后一天。
战胜刀疤军。

抬手每个动作精准细致不浪费丝毫时间,右手不停射击,左手不知疲倦地挥砍,左脚使力撵着地板,抬起右膝给敌人致命一击。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满是伤痕。原本殷红的战场变得沉默。
硝烟未散,只见一人,左手持大剑长刀银光夺目,鲜血渗人,右手握暗暗辉光精利短枪,枪管白雾。定睛一看,左脚下竟是那刀疤首领长之尸。
正直寒冬,那人穿得甚少,大口粗气,刀身贯地,撑着那副疲倦不堪的身子。

忽然毫无人气的战场还有一人勉强站起,缓慢向那英雄靠近。左手上愣是一把锋利小刀。

紫黑柔发,少年模样,手持短匕,向那敌人刺去,熟练身手,抬腿便把那人踢出几里外。但毕竟孩童,两三秒便倒地不起。

那英雄疲倦不堪,舍弃枪刀,怀中抱着只孩,坡着回归,身后披风早已摘下,披在了那少年身上。荧蓝长发不知何样。

面上却未尝改变。

“那就是拯救了星星球的阿德里战神……[伽罗]。后面还有一少年待我慢慢讲来……”

“伽罗!你好好坐着!不要动了!”
医生甜心督促着那战神伽罗,摁着他不打算让他乱动。
“唉唉,疼疼疼,哎哟,疼死我了。”
甜心一惊立马就放了手,那人就趁着这空隙跑了,身上连外套未穿,只缠着绷带。
惹得周围士兵议论纷纷。
刚好跑至门前,正想着推开门,却被挡住了个严严实实。
“阿卡斯你让开……”
脸又黑了一度,挥挥手,想了想拿出口袋里刚刚甜心塞给自己的糖递给他。
“诺诺诺,走开啦,自己去玩去。”
那人一脸不可思议。
“我好歹是个军人,你拿什么?啊?拿什么?这是糖啊?!”
“啊,糖啊,嗯对,你自个玩去吧。”
“???伽罗你是不是有病?”
“没有啊,啧,拿这糖自个去玩去,我要去找那个小孩玩。”
“没想到伽罗你居然喜欢……妈呀……太可怕了……变态。”
“???算了懒得理你这个脑子里边装水的傻军人。”
一把推开那人,直接就进了房,遂又把那门关了个严严实实,生怕外边那人瞎嚷嚷。

“……。”
只见那小孩裹着薄被,脸颊和鼻头被冻得通红,明明是寒冬却露出了一大片腿,腿上早已浮现出薄薄层紫色。
真后悔没穿衣服来,不然还能给他多添几件……
他显然有些戒备,拉紧了薄被,双脚紧紧并拢着,面上尽是凶煞的表情。
“啊没事吧?我就是战场上你救的那个人呀。”
他愣了愣。
“我救。”
“嗯对,就是你救的,那时候我太累了,没发现还有刀疤军,那时候我就看见你拿着匕首就刺向那个敌人了。”
伽罗挠了挠颊。
“不过两三秒就倒地了……”
他尴尬地笑了笑,少年紧锁眉间别过头去。看了看那少年才发觉,拿起床上的棉被又给他裹了上去。
“明明床上还有被子呀,为什么不盖?看你的腿都冻紫了。”
他也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腿。
“没有感觉。”
他随口就说出了有些惊人的话语。
伽罗愣了愣就出门了。
一会儿他就搬来了一桶水。热腾腾的样子,上边还冒着白烟。
“?”
少年不解,伽罗把水推至少年脚下,未经少年同意擅自触碰了少年的腿,把它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
“反正没有知觉不是吗,那么我碰一下也没有事吧?”
伽罗抬头对少年笑了笑。
“小心。”
“啊原来你叫小心呀。莫名可爱呢。”
“……嗯。”
伽罗笑嘻嘻地就坐在了小心旁。但这个房间非常安静。过了会,突然飘出了水声。伽罗回过神发现这小孩在玩水,双脚轻轻在水里登来登去,脸上神情异常认真。
“噗。”
伽罗忍俊不禁就笑躺了。
小心也回过神。
“……?!”
小心脸都涨红了,比泡在温水里的脚还红几分。拉紧薄被的手指用力得发白。
“哇呀小心好可爱哈哈哈哈哈。”
“……无聊。”
小心微微撇撇嘴双脚立刻停止了动作。
伽罗躺着就没有起来,好一会才恢复冷静缓缓坐起。
“嗯咳咳。”
“……。闭嘴。”
“哎好好好。”
稍等这房间又安静下来。
“可以跟我讲讲你为什么可以存活吗……?不讲也没有关系。小心。”
小心眼瞳微微缩紧,皱起眉头嘴紧紧抿着。过了好一会才敢开口。

[星星球/3055年/刀疤星强力管辖主城内]
“全部孩子请上交,我们会尽全力培育他们的!”
这时星星球人早已看清刀疤军的真面目,没有一家吭声。
过了一天。
[上交数量:0]
“呵,你们以为不交就没事了?!”
随后刀疤军挨家挨户掠夺孩子。
满城都是哭泣声。

“小兔崽子们!报数!不然枪毙!”

“1。小心。”

评论 ( 1 )
热度 ( 43 )

© 月缓缓缓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