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缓缓缓缓

我都不好意思了,两个月没更新,你们取关我吧呜呜呜呜呜

【伽小】警察大人的魔女助手?(2/3)

*拖了挺久的……嗯……对不起(´°̥̥̥̥̥̥̥̥ω°̥̥̥̥̥̥̥̥`)
*这个吧是一个转折……不过!你们要相信!这是个甜的( '▿ ' )
*其实我给的线索特别多看一下……嗯……都知道吧……?
*于是日常欧欧吸预警

与小心相处那么久了,也许该行动了吧?

“小心啊,我今天出去会呀,有事要办。”
好像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伽罗的语气冰冷得无生。但信任占据更多,也就不过多怀疑了,任由伽罗出去。
自己则是安安静静在家待着,拿起小说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这好像是伽罗拿过来的,没有事做就看看吧。
一会儿,发觉自己的地图可是荒废了好久,因为对伽罗的迷之信任,就拿起扫帚出去玩。
没事,伽罗会找到我的,不会迷路的。
驶着扫帚四处望望,也不知跑到了何处,望见树上挂着一丝蓝发,定睛一看。这不是伽罗的头发吗?这个颜色绝对不会认错的……这个方向为什么那么熟悉……
极好的视力一下就瞟到了远处自家房子。不知为何看到这里心中不安了不少,心脏也砰砰跳得更快,淡淡的血腥味钻入了鼻间。
好奇怪。
稍微迟疑驶着扫帚更快速地飞向家的方向。
一会儿就到了,这时已经不是刚刚那淡不可闻的气味了,更加浓烈更加恶心的味道,已经浓到让人恶心,根本辨别不出是血腥味了。在刚刚那一瞬似乎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伽罗。
转身捂肚干呕了会就颤抖打开了门,正好撞见要从里面走出来的伽罗,差异了会想要侧身去看却被捂住了双眼。
手腕被强制拉着后退突然噎住发不出一个音节,扭头往后看了看,看到的尽是一片漆黑。
为什么……一股血的感觉。
“就是血哦。”
立马停下脚步,强制让伽罗跟着自己停下,没被握着的另一只手无助地扶着黑漆的树干,眼瞳中尽是疑惑与惊恐,嘴角已经无法保持平常的弧度了,只能稍微保持理智。
张了张嘴尝试发声,才发觉连嘴唇都开始颤抖。
“为什么……会……?”
“就是我干的啊。”
伽罗转过头来,虽然尽是微笑着,但看到了之前那副景象又看到了那副可怕的景象,对伽罗的信任开始动摇。
“怎么可能,会是,伽罗……?”
摇摇头,苦笑了一瞬,又想想之前伽罗打倒猎物,驱赶驱魔人,这些好像也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
脸上的神色的逐渐凝固,但依然无法怀疑伽罗,摇摇头表示还是不信。
“不会……不可能……”
眼神逐渐空洞,迷迷糊糊望见伽罗的背影,视野也慢慢缩小,而眼前的景物也变得越来越模糊,最终一片黑暗时才发觉……

被伽罗带走了……
所以……到底是哪……
为什么伽罗会变成这样……
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吗……?
小心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已经无法挽回了……

一睁眼就是无尽的黑暗,待眼睛适应了也只能隐隐约约看到点东西。
“黑暗如漆。”
为了看清尝试着站起却发现脚踝边重了不少,抬起手肘靠近脚腕却听到了铁链“叮叮当当”一节一节掉在地上拖动的“哐哐”声。
双手互握住手腕,的确,双手都被扣上了。左脚也有一条,脖子也。
“罪恶如血。”
往手铐内测探了探,有细小柔软的绒毛,很好地隔离了手铐与皮肤的接触。
“……残暴如兽。”
张了张嘴,只能发出细小的音节,也许连一个完整的词语也说不出来。不过倒是没有异样的地方,喉咙也不疼。
轻轻拖动着脚往前探去,触到了硬邦邦的冰凉金属,看了好一会儿才辨认出,这里是,类似于牢房的地方。
试图把手伸出去,很顺利。再把另一只没有被负重的脚伸出去,完全不行,到大腿部分就卡住了。
格子那么小。呵。我好歹也是一个魔女啊。
快速念动咒语,想着小型爆破了这里。
“……”
一片沉寂。
念错了?再来一次。

安静——
作了屏障吗?哼……
不过……也不是说使不出魔法吧?
稍有无助地坐在冰凉的地上,口中念着奇奇怪怪平常人根本无法翻译的咒语。
“钥匙。”
手中多了把借着微弱光亮才能闪出光辉的钥匙,想也没想就站起身把钥匙对进了钥匙孔。
“咔。”

啊。……呵。

“啊,这不是伽罗大人吗。您回来啦?”
“嗯。”
“可恶的魔女消灭了吗?”
“消灭了,连亲人也。”
轻轻一笑。
“哇,那可真是太棒了!这样就不会有可恶的魔女继续来捣乱了!快快快我们去告诉村长吧!把大家召集起来!”
“……”

欢快的音乐响起,而台上的人也甚是开心。
脸上的褶皱因笑了全部拧在了一起,原本就小小的眼睛这时都眯成了一条缝隙,黑黝的皮肤衬着他满口的黄牙,里面还夹杂着几颗金闪闪的假牙,手边全是耀眼的金银珠宝。
“咳咳,大家啊大家啊,我知道你们很开心,不过现在我也要把消息给大家知道。有请我们的灭魔英雄——伽罗!”
台下的掌声一浪比一浪高。
“咳,大家好,这里是伽罗,就于昨日我亲自探进魔女的巢穴里,把他们剿灭了。”
说着就来了一个清爽的微笑。
“请大家安心,大家已经不会再受魔女的、祸、害、了哦。”
随把祸害这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但似乎也没人发现呢。
安安静静下了台,任由沉浸在快乐里的人们在台上发酒疯。
“消灭了魔女可真是,嗝,太好了呢,嗝,这样就不怕……”
迅速转头发现刚刚说话的就是村长,现在他已经迷迷糊糊地快要倒地上了。
嘴角不自觉向上扬了扬就混入了跳舞的人群中。左顾右盼寻找着一个身影,也许是因为独特的气质,我很快就找到她了。
在跳舞的人群中她显得孤独,独自一个人坐在被人们砍下而当成排椅的树干上,好似等待着我。
我轻轻走了过去,绅士地把手伸了出去,示意她要不要与我共舞?她愣了愣慢慢吞吞地搭上我的手,我也轻轻一拽就把瘦弱的她拉了起来。
虽半脸都蒙上了面纱,不过露出的双眸也甚是美丽。
纤长的睫毛翘又翘,被拉起来时还差异地眨了眨眼,那蝴蝶翅膀般的睫毛也扑闪扑闪的,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因惯性面纱被轻轻撩动,露出粉红的嫩唇,虽说我这样粗糙的男人无法辨别那种美丽的唇色是那些精致的女人口中所谓的色号,但,这种我知道,这种色彩像刚刚成熟的水桃一般诱人,是天然的美丽。
我爱的那种。
而她那清澈明亮的眸子就更不用说了,伴点差异的清纯神情,整个人都从刚刚孤独寂寞的阴影走出,身上笼罩着一股阳光的暖烘味。
只不过胸前的起伏……嗯……少了点……
与她愉快地共舞,嘴角不自觉就向上扬了扬,给她个微笑就握紧了手。
“谢谢啦,美 丽 的 小 姐。”
“……滚。”
“哎嘿,总之谢谢啦。”
“……嗯。”

一晚狂欢后原就有过训练的身体可不会那么快就会累。深夜3点,人们都醉倒在地上,或者靠着仅剩的意识勉勉强强走回家,还有少些清醒的人。
比如他。
比如我。

刚好这个时间没有人呢……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城堡。
把人囚禁在这里该不会逃走吧?不过逃走的可能性很大呢。毕竟是自己居住的城堡。
“呵。”
轻笑声,皮鞋低跟哒哒触碰着地板慢慢悠悠地走向地下室。
“啊,果然呢……”
扶额无奈叹息。看着门上的大锁已被打开,还狠狠的掉到了地上,边角因重量摔落都磨损了点。而牢门被小心翼翼地开了个25度角。
怕我在被发现么?呵……真是聪明呢……
走进牢房,发现内部也没有什么施法的痕迹。
没有用爆破之类的,不过也用不了呢,毕竟这里做过特殊处理…那应该是变出了钥匙之类的吧。可真棒。
哈,如果是变出铁丝撬门我可就尴尬了。当年去当卧底连个撬门都不会的我撬个居民门都撬了个半小时,结果被鄙视了。啧,这小孩不得了啊。
从口袋掏出根烟刚想点燃就放下了。
“会被讨厌的。算了。”
泡水晒干烧掉,一气呵成,不忍直视,惨不忍睹,下定决心,绝不抽烟。(好湿好诗)
“算了,跑了就跑了,真不乖,也不知道要回来,被发现了可怎么办。”
转身就慢慢悠悠离开了城堡,回到村子。

“呐!你知道吗!昨晚上……村长gg了……”
“唉?!不会吧!明明已经消灭魔女了!为什么还会……”
“话说……为什么要消灭魔女啊……?”
“不知道啊……突然间就……”
“我记得是因为之前说什么有两户人家遇害了……然后就开始说是魔女作的,然后就开始主张消灭魔女了Σ”

“听警察说耶,村长是zisha的!”
“对对对!那个啥,之前被魔女祸害的两家也si了!”
“好像还是zisha!”
“噢……太可怕了……”

“还好噢。自作自受,畏罪自杀吧。”

评论
热度 ( 15 )

© 月缓缓缓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