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缓缓缓缓

我都不好意思了,两个月没更新,你们取关我吧呜呜呜呜呜

【伽小】也许可以趁着眼保健操……(1/1)( '▿ ' )

*学生会长伽罗x学生会副会长小心(值周)
*垃圾产物
*不停混更
*没有屁话了,呆滞
*意思意思看吧,欧欧吸不用说了

下课的美妙铃声照常响起,刚想站起身去寻找小心的身影,眼保健操就准时且不宜时候地响起了。
“……”
皱着眉头缓缓性子坐下,识相地闭上了眼。想起小学老师说的做眼保健操睁眼会瞎掉的话不禁笑笑。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时间仿佛被揉成一团塞入冰箱慢慢冻结。流动得越来越慢。不耐烦也就随着广播声一点一点累积。
“……按揉太阳穴刮上眼框。”
第四节吗……太慢了吧……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周是小心值周吧。睁开眼悄悄瞄了瞄小心的座位。果然不在……
哎呦喂那我做什么辣鸡眼保健操,不怂不怂。瞅着值周员到了门口,心不禁慌了。Σ等等他怎么进来了?!我我我这个会长可不能被扣分!???
慌忙闭上了眼,跟着节奏做起眼保健操来。感受到面前的空气搅动了会,光线也暗了下来。
???小心要记我名字???
空气迅速流动,睁开眼发现小心正俯着身子靠近我,而现在左顾右盼看看有没有挣开眼的同学。
???要要要干嘛?!
一会儿,一股清新的味道散开钻入鼻间,耳朵听到点点星星零零的声音。
突然右脸覆上了一股温湿的感觉,软软的,上边还带着点急促的呼吸扑面,还有那坚硬的标志性虎牙的温热触感,随后便是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刚刚……小心亲了我……?
唉……?!!
旁边的同学似乎都没有躁动起来应该是没有看见。想要睁开眼寻找小心匆忙的背影,但想到自己身为会长怎能带头睁开眼,可不能辜负了别人给自己的职位。
耐着心等到眼保健操结束,而小心也刚好回到座位,安静地拿起书本写起作业来。好似刚刚什都么没有发生一般。
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错觉了,犹豫再三才站起身朝小心走去。
“那个啊……小心……刚刚眼保健操……”
他眨眨眼一脸不明所以,拿着笔左右转动,许久他才启唇。
“有,什么吗。”
挠挠脸似乎四处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这边,碍于羞耻心还是踌躇不决。小心也跟我对视,神态自若。
???难道刚刚我错觉了?小心没有亲我……?
一位女同学上前给我递上了镜子。我照了照。细心瞅见脸颊旁有一块小小的痕迹,红红的,印出来的形状像只小小的蝴蝶。
观察到小心愣了愣,耳根也冒出了点微红。把镜子还给了女同学,而拿起一张纸巾递给小心,小心愣愣接过了。
“怎么了?”
“帮我擦。”
他一脸不解,我扬起嘴角俯下身子凑近他耳旁轻声说道:
“你亲的不打算帮我擦吗?啊哈?”
咧起嘴角没心没肺地笑着。满意地直起身看着人整片脸都烧得红红的,连倚在桌旁骨节分明的手也被染上了微红。
那人不承认地扭过头。
“我,没有……”
正好看见烧红的耳根,刚想说什么就打起了上课铃,但也不影响。用足以让他听到的声音说了句:
“不然等下课了你让我亲回来呗。”
也不等他回答就美滋滋地溜回了座位。
哼哼,我可是知道的,你今早吃了糖,草莓味的,黏在嘴唇上像涂了层粉粉的唇釉,看起来嫩嫩的。
看着小心揪着刚刚给他的纸巾,低下头去心不在焉地看着课本,耳根上还带着点刚刚的微红。
单手撑起脸认真盯着小心,毫不在意同学的目光(和老师和蔼的目光)。

什么啊……不就是亲了下吗……
用力攒紧纸巾,羞怒地拿起了魔方开始复原。咔咔的声音在老师的课堂上分外明显。
“28秒。”
班上因为一次报秒而安静,甚至有人鼓起了掌。
“伽罗会长…虽然你们很厉害可是要照顾别的同学啊。小心玩魔方就算了,你怎么还报数的呀……”
侧脸撇了眼便继续拧着,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自顾自地复原着。
好似感受到老师的怨气意思意思抬起了头,正好对上了老师的目光。空气呆滞片刻。
“……好,这题小心同学来答。”
老师脸上尽是笑意,刚刚还在说悄悄话的同学都安静了下来,自己瞅了瞅题目便站了起来。
“无解。题目,错了。”
盯着老师的瞳子自己毫无波动。
“……?!错了?哪哪哪,怎么可能哈哈……”
不耐烦无可奈何地抬起手指了指题目上的字母。
“改成,A的立方。”
无奈摊了摊手,面无表情地轻微摇头,装模作样地叹了叹口气,便自顾自坐下了。
扭头对上伽罗炽热的目光,不经思考给他悄悄吐了个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便快速转过头来。
什、什么……刚刚…我…
轻咳几声缓解自己的尴尬,拿着魔方专心致志,当做刚刚什么都没发生。终于受不了炽热的目光,把魔方放下专心致志地听着课。

难熬地等到下课,拿起魔方就开始玩,可刚刚攒紧的纸已经变得皱巴巴的了,站起瞬间就被摁下。
“嗯哼……”
闷哼一声就抬头望了望,不出所料的是伽罗。扭头轻咳声,才发现同学们都在往这边看,自己也忍不住尴尬。
空气停滞了两秒,自己呆不下去就拉着伽罗跑门口边倚着,可形式好像更加糟糕了。
“你,还要我,干嘛……”
人抱拳靠在墙上一脸无辜。还有一节课就放学了,而现在已经过了好几分钟,只要熬过现在并且什么都不聊就可以蒙混过关了。耐心等着上课,自己一句话也不说就等着回应。
场面逐渐尴尬,上课铃也准备打响了,不由自主松了口气,深吸了口气准备回到教室。
这时上课铃刚好打响而伽罗也趁着大声的上课铃说了句话,不过刚好眨眼没看清嘴型,也无法分析,刚刚只听到了一点点趁着音乐节拍空隙的音节。
“什么?”
“唉,没什么呀,哈哈。”
听着人好似纯良的笑声,自己的好奇心也不免被激发,可还是想想吧,等等下课了就直接跑就好了。
安稳地回到了座位,冷静坐下,连魔方也不拿出来,就做端正着好好听课。

“小心同学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呀?”
“应该吧居然没有玩魔方……”
“今天该不会……噢……”
“绝对是受刺激了!”
“?为啥呀?”
“刚刚眼保健操我悄咪咪开眼睛正好!……”环顾四周
“看到小心亲了伽罗……”小声
“噢!!!”
“这位同学你噢什么。”
“嗯咳,没什么。”
“嗯?”
“哦哦哦这道题太简单了!”
“……那请说答案。”
“……emm……无解!”
“你怕不是傻了,课本里有,95页27题。答案还在后面。”
“( '▿ ' )……”尬。
“算了算了你坐下吧。”
“噢……”

“哇,可怕,再也不作死了。不过小心同学和伽罗……”
“噢……”
随后又发出了鬼畜的笑声。

“这两位同学,你们……”

下课铃照常响起,可照常放学的同学们中有两个可就不一样了。
“……”
一言不发拿起书包就准备跑下楼梯,结果被老师的一声留了下来。
“老师,有事吗。”
“啊,就是你去向那个谁报告点东西啊。ok吧?”
“嗯。”
回答完就马上转身溜走。可还是不如意,被摁着肩膀又留了下来。
“怎。”
“去后走廊。”
此时已经放学挺久了,同学们都走了,老师们也溜了,还剩下零零星星几个人在校园晃荡。
“怎么。”
“第三节下课你听到了吗。”
“什么。”
“……”
气氛尴尬了片刻便冷下来。
“就是……”
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自己可不想多待,就握紧背带就要走。
“等等,就是……你应该也的对吧?”
“啊?”
皱眉歪了歪头,净说一些半懵不懂的话,自己也是懵了。
“刚刚吧我趁着上课铃给你说了句情话,不过比较直白。”
情话?是什么……听到了“情”这个字眼那应该和爱、喜欢之类的八九不离十了。
“?”
但还是等着他说出具体的话,自己也只能半蒙半猜。
“就是啊:我爱你。”
自己愣了愣才消化过来,原来那么直白的吗。就算已经是高中了,可恋爱何况还是同性,这个也许很难答应吧……
“……??!”
他察觉了我的惊讶于惊恐,却未发觉一丝喜悦,在他眸里我看到了疑惑。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这时我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行,自己的内心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可总有一股无名的冲动。
“……那你为什么亲我?”
“身体,自己就……”
回想了当时的状况,自己莫名就动了身子走上前,悄悄咪咪亲了口。

“那……要不要尝试交往?”
“……?可以。”

“这是我们交往的开端(笑)不过我们再也没有断过了。”
“嗯。”

评论
热度 ( 56 )

© 月缓缓缓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