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缓缓缓缓

我都不好意思了,两个月没更新,你们取关我吧呜呜呜呜呜

【伽小】给予生命者(1/2)

*与海伦·凯勒的《再塑生命的人》梗是一样的,部分重要情节也稍有相同
*这篇是糖放心啃吧(=´口`=)
*这篇的小心很可怜,可以这么说……
*那个啊,因为我写东西都不肯略写,所以……就会写得很长(pi),然后就很慢……也会老是返回来改
*魔女的那篇就……抱歉……没有坑但是(2/3)一个字都没有写,抱歉(pi,没人看的啦,道什么歉)
*欧欧西,注意食用,致歉——(莫名其妙)

小心设定:盲人,耳朵稍微能听见,学习力很强,学东西很快,很固执,但是很温柔。
伽罗设定:曾经是个军人,是个上将,被战友称为“战神”。知识渊博,非常温柔,很有耐心。

大家,都出去了。剩下,我一个人在家。博士去科技发布会了,开心甜心们去上学了。好无聊。
落地钟铛铛地响,早已听腻的铃声萦绕在耳边,其中还混杂着些许开门声。
为了听清楚特意挪到门跟前把耳朵紧紧贴着门板,虽与客厅隔得不远却只能听见细微的声响。两个人,一个是博士的声音,另外是陌生的声音。
稍微思索也得出了答案。是家教。家庭教师。
曾经博士请过许多家教,多到根本不想记,但大多都被自己给气走了。自己太固执了,说什么也不听。其实我也是知道的。
博士也想要自己教我,可是我拒绝了。博士太忙了。再教我,更忙,更累,还是我自己学吧。
自认为根本不用家教,明明自己也能学会,明明自己也能跟同龄人一样的学习进度,甚至比某些同龄人的成绩好得多。自己有要求博士给他买盲人教材书,都是自己一步一步辛辛苦苦学下来。
曾经。我跟博士要求去和同龄人一样的上学校,过一样的生活。可是。博士和开心甜心们都极力反对。
“小心你是盲人,跟别人不一样的啊。”
啊,是吗,因为我不一样就不能和别人一样吗。就因为我天生失明就可以名正言顺理直气壮的排挤我是吗。
是的。
啊,算了,就这样吧,已经不想理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只听那人的脚步慢慢逼近,不一会就到了门前。“哐哐哐”规律不失礼貌的敲门声。果然,果然都是一样的。机械般,都是培训出来的机械流程吧。
自己不打算回应就缩在沙发上无所事事。门外已然没了声儿。才敲了一次就放弃了?真没毅力……
不一会,窗边悉悉索索的响声让我警惕了不少。悄悄摸索着跑到了门边。
“谁。”
好蠢,怎么就直接开声问了,岂不是暴露了自己。许久不说话的嗓子突然使用声音也变得沙哑,说话更是变了调奇奇怪怪。
喂喂喂,这里可是三楼啊……然后窗就被生硬打开了,一股热风吹了进来,炎热的夏天味道。不敢从门边离开——这是离窗最远的位置。等会,那个人儿朝自己走来,脑中思考着之前在书上学的防身术,敏锐的直觉判断时机。
尽力吧,没有实践过。
时间仿佛被放慢。啊,眷顾我吗?终于,那人走到了自己判断的地方。咬咬牙用自己那瘦弱不堪的身躯逼近从窗户爬上来的人,纤细的手臂靠近人结实的手臂用力握紧,使尽全身力气把人从肩膀上摔过。
地板boom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小心……你在干嘛?”
博士看了看地上被摔的人,吸了口气,跑到我面前扶起地上的人。
“小心啊!这是你家庭教师啊!”
我愣了会抿抿嘴不说话了。想道歉。那人应该是被扶起来了,兴许捂着头说痛。
“哇,痛痛痛。不过你这个小孩也真是皮。”
博士大概瞅了瞅我叹口气。
“没事吧?哎呦,这孩子天生眼睛不好,耳朵也有点不灵,但是很聪明。”
博士顿了顿。
“只是太顽固了,伽罗先生刚刚真是对不起啊,因为小心看不见……误伤了你……”
伽罗还真捂着头,他摇了摇头身后的马尾也生了风。感觉到了。
长头发的男人。
博士也是满嘴歉意,而伽罗一直说着没什么。自己还坐在地上而那男人站了起来大概拍了拍裤筒,意外好听的声音响起:
“我可是军人啊。”
这么骄傲的语气,是在叉腰吧。刚刚那声那么大,应该挺结实的。而不能看见更加敏感,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刚刚用力过猛了。
毕竟自己也是不常运动的,肌肉绷太紧了吧,也不足为奇了。
小声道了歉也就抿抿嘴跌跌撞撞站起来,反而被扶了把。
“谢。”
“不用。”
也许,是个很帅的人吧。博士拉了拉我的衣角,我转头他悄悄说。
“小心啊,我知道你不喜欢家教,可是吧有家教也好呀,这个家教还兼职保姆,所以不当家教也能当保姆照顾你啦。不然你不喜欢自己学也行吧。”
我意思意思点了点头,因为博士这样说了,明明自己本来就不喜欢家教,但也只能随便应声就安静坐沙发上了。伽罗和博士也怕尴尬就出去了。
第二天早晨却没发现博士在做饭反而是伽罗站在厨房里鼓鼓捣捣。轻轻扶着墙壁慢慢走向发出轻微声音的厨房,侧耳听了听也判断出了厨房有人。
“博士……?”
微微开口沙哑的声音响起,自己也稍微能听见。
“不是哦。我是伽罗。”
面前有纸片类似的东西晃动着,搅动了风声。鼻梁前也清楚感觉到了。
“别晃了。真的,看不见。”
那人也识了趣把纸片放下,伴随着旁边的汤儿咕噜咕噜道出了原因。
“宅博士去科技发布会了,最近一个月由我来照顾你。”
他顿了顿。
“们。”
自己稍有不满也就轻声回应。一个月都要这样,好麻烦。这样想着摸索着拉开凳子,轻轻敲敲桌子以判断遥控器的位置,熟练地调到魔方台听着声儿。
“啊哈,这次我们来复原三阶魔方吧,时时间不会很久的。”电视机传出俏皮的声音可小心毫不在意反而听到三阶魔方就抖了抖。
电视是直播的,毫无剪辑,就听着电视里飞快的“咔咔”的转动声就兴奋。虽然看不见,可这对于我来说也是着实感兴趣的。
心里默默念着数,过了大概一分钟魔方也复原好了。“这次是偏向于新手的教程复原速度。”只听魔方“哐”的一声放在桌子上,那人节奏地敲敲着桌子。准备讲方法了。自己坐正了身体,侧耳认真听着。“首先……”“小心吃饭了!”
就被打断了。电视还开着,可是边吃边听注意力集中不了,怎么可能记得住。攥紧拳头轻轻放开,站起身就凭着记忆力走向了厨房。
“嗯。”努力平静应了声,摸起桌上的菜盘子就打算搬去。还没走得一步手中的盘子就不翼而飞了,手中空空如也,身后的伽罗慢慢开口。“小心啊,你不怕烫的嘛?那么烫你拿个抹布吧。”
愣愣接过抹布很是意外。“嗯……”想想以前博士都怕我摔倒,砸碎了盘子扎伤自己,甚至会灼伤伤口之类的,都不让我搬……
“怎么了?”挑眉摇摇头“你,不怕我,受伤?”那人噗嗤一声,关了正在炉子上“滋滋”作响的火苗儿,认真地“你也不小了,判断危险也是知道的,那你知道可能会受伤,可是你也这样做了啊,不是吗?我有什么理由怀疑你的判断力?”
被说得一愣一愣的,昏暗的视线仿佛能感觉到温柔的微笑。是与博士不同的温柔。稍稍挑起嘴角拿着菜盘子稳稳当当地就放桌子上了。其实也感觉到了,就算再轻,我也感觉到了。在我出厨房的那一刻你悄悄趴在门框看着我吧,还是有点担心的。
“谢谢。”
微微开口,意外地一个谢谢,自己也措不及防。捂住嘴巴,想着他应该没听见。
“不用谢。”
带有笑意的语句。真的是,对一个陌生人未免也太疏忽了吧我。下次也许要……放松点。
笑意也控制不住地溢出嘴角,让自己不得不弯到嘴边,勾出弧度,眉头也疏散了些。谢谢,你可以信任我。
过了也半个月,与这位家庭教师相处得越来越好。他告诉了我许多书上从来没有的东西,我每一次都充满了好奇心。虽成绩好,可我的认知视野也仅限于我曾经读过都那几本书吧。
“小心啊,你成绩都好好呀,也很稳定呢。”
他翻动着这半个月以来“写”过的练习,兴奋地评价着我。
“嗯。”
“可是为什么,该懂的东西你都不懂呢?”
那人凑了过来,离得非常近,鼻息喷到了脸上。好痒。
“因为,眼睛。”
把手掌提了上来摸起他的脸,他也不反抗安静地乖乖被摸,突然手掌一用力就把他推了开。那人被推开也不恼,自己小声嘀嘀咕咕着什么。
“安分,点。”
这样说着就坐远了点,明天博士就回来了,而这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走。虽然已经没那么讨厌他了,不过还是有点儿烦。
日常听着别人拧魔方,不过,自己也会手痒痒吧,明明可以“看”到,可以买到,可是就是无法自己操控,自己实际,苦恼之类的。
今天伽罗出去了,很奇怪,平日黄昏出去买菜也不足为奇,可今儿做完早饭就走了,有事吧。
慢吞吞拿起筷子悠闲自得地吃着早饭。没有平日的吵闹,反而很是不适应呢……
没有洗衣机“吨吨”的运作声而不习惯,想着就拿起篮筐把衣服倒进了洗衣机,拿起洗衣粉轻轻抖了两下就用手抚摸着按键虽然按键都是统一的圆形状,但因为洗衣机用得也有了年份,而常用的按键自然而然就磨损了些。小心一个一个寻下去,找到了稍有磨损的按键按了下去,洗衣机就“咕嘟咕嘟”地运作了起来。
心满意足地摸索着回到沙发,看了会电视也听着报时三点了。明明都三点了,为什么还不回来?买菜也不至于那么久啊。
想着,门也应和着“吱呀”一声打开了。很多人回来了,灵敏的耳朵迅速辨别后发现是五个人。
而家里有技术宅宅博士的保护应该是自己的哥哥姐姐和伽罗回来了。
“小心!我们回来了!”
果然,刚猜想完就响起了开心的声音。身后两个人扶住自己肩膀摁着让自己坐在沙发上。手边也多了个小礼盒。
“打开看看吧!”
五个人声音同时响起。自己拿起了盒子仔细打量,是个三阶魔方大小的礼盒。疑惑了片刻就迟缓缓地打开了。
总不可能是魔方吧,明明自己已经是盲人了,怎么玩得了魔方?
用手摸了摸,类似于三阶魔方的拧动缝隙?九宫格?六面?正方体?……魔方?!
心中不可思议,又急忙乱摸确认了是魔方,那魔方表面有突起,不一样的突起,可以很好地辨认面块。
干涩的眼睛不免湿润。缓缓闭上眼心里非常感激。微微张口:
“谢谢……谢谢大家……!”
大家都笑了,自己脸上也感受到了温热一缕划过脸颊。这时伽罗的声音响起:
“小心啊,开心不?我们呀趁着今天出去找了魔方自己作的呢。找了好多魔方贴,还有那些突起,照顾你看不到,就找了些贴上去。”
听完这些话,原来……那么早出去,出去那么久……是为了给我做魔方啊……
眼角不停流下泪水,啪嗒啪嗒,有几滴还打湿了手背。魔方倒是好着。脸颊忽然被柔软的纸巾触碰,脸上的水渍也擦拭干净。是伽罗。
“谢谢……”

自从有了自己可以玩的魔方就爱不释手了。起床玩,刷牙玩,吃饭玩……各种地方各种时候都在玩魔方,伽罗也开始无奈了。
“小心啊,你就那么喜欢魔方?”
我许久点点头。
“嗯。”
“有什么好玩的呀,不就是还原打乱还原嘛?”
自己想了想,他说的也没什么不对。但还是摇了摇头。
“就是。好玩。”
抱着魔方跑到了沙发边坐下,不仅仅是因为我的兴趣,也包含着关于你们的感情。
“唉……”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月缓缓缓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