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缓缓缓缓

我都不好意思了,两个月没更新,你们取关我吧呜呜呜呜呜

【伽小】警察大人的魔女助手?(1/3)

*就是傻傻逼逼的写了啥玩意
*这个大纲写好了(什么时候填完就是个问题了/什么)
*就是文笔渣,剧情毒,有病病。
*没话惹。将就看吧(=´口`=)
*欧欧吸,严重欧欧吸,充满了欧欧吸

夏天,黏黏腻腻的阳光撒在身上不免烦躁,可是遇到神奇的魔女会不会感觉好点呢?

“飒——”扫帚的飞速掠过带动了风儿,扰乱了树林原本的安宁。

“老大啊,我们这儿好像昨天才来过呀……”分身邪恶挠了挠头坐在扫帚后端无奈摊手。小心无言默默把分身强制收回去,冷静停下俯视着处处一模一样的油绿森林。魔女不用吃饭只要不受伤就可以延长生命,可待在家里没有事情,小心就跑出来溜达了。

“闭嘴。”眉头皱成一团思索着接下来的路线。忽然快速降低距地面三四米,浮空,盯着草丛里隐隐约约的一团莹蓝色。

“这是,头发?”很久没有找这般颜色的好奇小心跳下扫帚拍拍身子靠近了草丛,小心翼翼地扒开灌丛,脑中早已想好了应付咒语。

“是,人啊。”手边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把这个俊美的男人拉了起来。拉起来坚持不了多久又重新把他扔了回去,坐旁边抱着膝盖细细打量着这个男人。

“……有点好看。”对于小心来说很高的评价。叫出分身拉着他的衣服拖着走,试图回到城堡。

“……”环顾四周全是树叶碧绿的色彩,还萦绕着一股幽香。此时已经近乎黄昏,给树木镀上了层金光,但也意味着夜幕要降临了。小心跪坐在地上把分身收了回来,盯着那个人儿不知怎办。

抬头望着月儿缓缓升起,挥起扫帚施了个屏障以保安全。这时那男人也醒来甩甩头发带动身后的马尾飘来飘去。头发好长。小心这样想着默默移开了点。

那人醒来也一点不惊讶就环顾四周站起身拍拍身子,异常冷静。“大晚上不回家?”带着玩味的语气走向小心试图拉起他。

“迷路。”小心没有反应,这个陌生人怎么可能把自己带回城堡,他也不懂城堡在哪。那男人噗嗤一笑,意思意思捂住了嘴笑着,在小心看来好是夸张。

“笑,什么。”那人装模作样地抹了抹眼角,抬起手指了指森林上方树木也及不到的城堡。“那不是你的城堡?”小心顺着方向望去,懵了下小声嘀咕。“还真是。”
“噗。”那人又笑了声蛮横却轻柔地握住手腕拉起小心走向城堡。

“喂!放……”“我叫伽罗。”“……”小心刚刚打算张嘴言语就被这个奇怪的男人给堵了回去。论吵架吵不过。小心这样想着就乖乖被拽着一言不发。

趁着发呆之际也走到了城堡。

“路痴吗你?”小心无言承认,因为他无法这反驳个事实,扯了扯衣角打开了门。还等不及小心反应,身后的伽罗见门开了点缝隙儿就溜地钻了进去。

“哇,好大呀,原来魔女一般住这种地方呀——”像小孩一般在房子里瞎胡胡转悠,小心也只能无视他叹口气走进房间绘制地图。

“想不到你会画地图啊,看不出来嘛。”身后突然响起伽罗的玩笑音,被这么说了也只能忍忍,心里嘀咕嘀咕是自己带回来的。“明明是个路痴。”闭眼忍无可忍用力拍了桌子撑起站起身来“出去。”把伽罗从自己的房间赶了出去。

被赶出来的伽罗竟一点不反思开始探索起这城堡。这城堡可大了,就是家具摆设少了点,全是暗色调的,感觉阴森森的……说着不自觉搓了搓手。突然冷。

现在虽说是大夏天可是这城堡也太冷了吧,真奇怪。会不会地下放着一些……瞎想什么呢。说着敲了敲自己的头,试图清醒。反正这种东西也看多了。

已然深夜,小心也从那封闭的小房间里绘完地图出来,伸伸懒腰抱着衣服往三楼去了。伽罗悄悄跟了上去,小心也就环顾四周可能瞅瞅伽罗在不在,就溜进了浴室吗?好像是吧。

伽罗出于好奇(和二)就悄悄往里面瞄了一眼,望见小心在解披风。是洗澡吧,那我就不看了。于是小心翼翼地关好了门走到了阳台。

明明是夏天,可这城堡却冷得不行,真是可怕。把手指交错伸直手臂试图缓解劳累,直到指尖触到一丝温热才察觉:这个城堡施了魔法才变冷的吧。怕热吗?魔女可真是不一样呢……

思索间小心也从浴室出来站在伽罗身后穿着猫咪睡衣扯他衣角叫他去洗澡,伽罗恍惚了下愣愣地拿着小心施法的衣服跑浴室里了。刚才……心一紧,有点怪怪的?

小心揉揉因绘图太久而劳累的眼眶愣愣想着刚刚令人羞耻的动作,不自觉无力蹲地上捂住炽热的脸虎牙磨砂着下唇。刚刚也太蠢了吧……怎么就露出了本性……

低头站起身来一溜烟就跑回了房间,施法变出一套稍正常的衣服就准备套身上。这时响起了不大不小的敲门声。小心皱着眉头把披风先给披上,开门只露出毛茸茸的脑袋问他什么事。

“我睡哪?”伽罗指指窗外,已是深夜十分小心也不好让他睡沙发之类的就想了想城堡还剩哪些空房间。“四楼s6间,空的。”告诉他位置就急忙缩回了房间快速穿好了衣服,念起咒语在s6间变出了一些必要的物品和家具就倒头睡着了。

第二天刚刚被亮堂的阳光照醒就瞄见情报鸽早已在窗边等候多时。

“久等。说吧。”鸟儿不意外地清了清嗓“今天我发现了之前没见过的……啊,主人,附近村子主张消灭魔女啊主人。主人要小心啊。”小心疑惑不解。明明这里的魔女都挺善良的,不会突然主张消灭魔女。奇怪。“嗯,我会的。”说着把情报鸽放飞了让它自己去玩了。

从魔女袋里拿出类似水晶球的玩意儿念了念咒语开始与各位魔女获取情报。

“你最近,有做坏事?”

“小心你觉得我会吗?怎么可能嘛!我为人那么正直,啊哈,你怎么可以怀疑到我头上呢真的是啦。我那么正直!怎么说我人类都时候道德也是——”

小心无言关闭了与这位魔女的沟通。

“出什么事了?”

“哥可是最强魔女,用得着去做坏事找趣吗?我还是吸吸烟,打打……”

小心感觉会被教坏就关了。

叹气扶额,还是自己去查吧。

从房间探出头马上瞄见了大厅桌上香喷食物。?为什么会有食物。拖着睡衣跑去查看,往之前几百年不用的厨房瞄了瞄。

“伽罗,你在干什么?”类似于人类做饭的规律动作。“切菜啊。”眯眯眼不解。“那是什么。”轻轻站在旁儿观望着。魔女怎么会做菜?明明不吃饭就可以生存了也不会做这样的事。

“你们魔女是不用吃饭的,对吧?”轻声答应望着人不紧不慢的动作自己也无能为力,无所事事。“食材?”指指砧板上蔬菜和肉类的碎屑一脸疑惑。城堡明明没有食物。“出去摘的啊。”伽罗一脸纯真。

“?!”城堡附近野兽也是比较多的……这……“肉。”“啊,刚刚打了只猪,就把好的部分割回来煮菜了。”扯扯衣角内心暗自徘想。这个人,不简单。

无言等着早饭,许久才猛然发现自己没换衣服,急忙溜进了房间。什么时候换回睡衣的……

细细品味着早饭,不一样的感受,舌尖上蔓延开说不出的新鲜感。没有尝过,但是,好吃。这样奇妙的感觉,嗯。

“好吃吗!好吃吗?”抿嘴试图回味刚刚的味道,张嘴真挚开口“好吃。”那人也因这句话绽开了笑容。很高兴吗?不理解……

被胡乱擦了嘴巴才猛然想起今天要去查查村子。就拉着伽罗乘着扫帚到了村庄。伽罗抖了下也没什么就静静跟着小心。

“主张,消灭魔女。”淡淡吐出几个字望着伽罗反应。伽罗则是一脸意外“在我看来小心很善良啊,怎么会伤害别人呢?瞎搞什么呀这村子!”

不知为何就感到一丝安慰之类的拉着伽罗东躲西躲地四处打望。“欢迎,驱魔人。”念着大红横幅的黑色字体内心也不免五味杂粮。“有必要搞来驱魔人吗!太过分了吧!”伽罗小声嘀咕着,好似比小心还不满。

魔女未来预测也被动生了效果,就感知到了驱魔人的来向只能暂且挤到破旧的小柜子里挨着的两人心跳声愈发明显。

“那个啊,我先出去吧,我这身不像魔女之类的,他们不会怀疑我的,我去忽悠忽悠他们吧,嘿。”小心也不知怎的就任了他出去,让他解决。

虽然驱魔人靠近了可伽罗也不知道转悠哪去了只能听见些零零星星的字音。“先……我……走吧……”“这里……好……”听到这些好像也没什么用小心也不打算深入分析了就等着伽罗回来。

“你先走吧。这里有我,怎么可能会有魔女。走吧。”

“这里虽然有您,可我们也不敢放过任何一个地方啊。”
“嗯?”

“好……劳烦您了,我先行去别地了……”那驱魔人也就抱着仪器去别地了。

而伽罗个深呼吸也就快速回到了小心身边礼貌性地敲了敲柜子就打开了。“好啦好啦我们先走了吧,今天可真是太险了,我们先回去吧。我也饿了,我可是人呀,走吧走吧。”迟疑地答应了任由伽罗拉着自己跑到安全的地方又乘着扫帚回到了城堡。

虽然知道是伽罗用自己的身份帮助自己的,但是对话还是有点在意……为什么那么快就支走了那驱魔人……奇怪……但是也尽心尽力掩护了自己,应该不是坏人。这样想着也就没有怀疑下去,反而更加信任。

踌躇了半天扯着伽罗坐沙发上深呼吸开口:“我讲我事,你,听吗?”询问的语气扑面而来。伽罗愣了下就点了点头,认真地看着小心。小心不好意思别过头清清嗓子“我有,家人,挺多的。大哥开心,大姐甜心,然后是花心和粗心,最后是我。魔女不用吃饭,受伤多会死。在家无聊,就出来了,探索世界,想有一份自己的地图。”伽罗认真地点点头,澄澈的眼眸目不转睛。“对了。要不要见他们?我爸,是个很温柔的人。他不是,魔女。”小心垂下头去盯着朴素的地毯试图让伽罗答应。伽罗愣了愣。等等,这是……要见家长?!这小孩该不会喜欢我吧?!

伽罗惊恐的眼神对上了小心暗紫的眼眸,小心里面充满了疑惑。“怎了?”伽罗摇摇头,咽了口水,说不出话来。许久伽罗机械地点了点头。“嗯……”

小心轻轻笑了下,微微挑起嘴角,本就好看的双眸轻轻弯曲形成美丽的弧度,平淡的眉间也缓缓舒展,整个人都柔和了起来。

“谢谢……”

执行任务那么久,也看过风飞沙舞,遇到这种事我也真的应付不来呢……算了算了就随他吧……

被带点温热也说不上舒服的温度牵着,虽与常温差不多可就能清晰地感觉到存在。在发呆之际也就到了小心所说的家。外观有点奇特,像个大大的电灯泡,说不出的幼稚可爱。

进了这栋建筑暖烘烘的,有点温暖,与城堡截然不同。小心走在前边,不用探头也瞅见了他家人,个个都是小孩子呢……看起来也就15、16岁,比小心大不了多少。

他们也立马注意到了我,对我左瞧瞧右瞧瞧的。小心张嘴就介绍了起来:“这是,伽罗。曾经帮了我,好朋友。”指着我介绍了一番就转向了他们。“这是,开心,这是,甜心,这是,花心,这是,粗心。这是,宅博士。”粗粗略略地介绍了一番那些小孩儿开始了感叹。

“哇……小心第一次说那么多话。”

“那是不是开朗了呀!”

“不过断句还是那样。”

“而且好像……好像……我忘了……”

其他人汗颜了会也就跑过来询问我各种问题我也只能意思意思回答他们。

“伽罗你什么职业的呀?”那金色头发的认梳着自己的头发漫不经心着。我愣了下,想了会。

“普通人。做生意的。”说着撇了撇小心,发现他也正盯着这边。

“唉——有点意外呢。”

他们惊讶道,不过这个我要尚且保密。

都是小孩子,天真无邪呢。总之非常谢谢啦。

“再见——”

“嗯,有机会会再来的。”

这样说着小心也就拉着我回了城堡。

东边森林,五树环绕,一棵榕树,电灯泡状。

记住了。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月缓缓缓缓 | Powered by LOFTER